经济均衡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经济均衡,至少从传统上使用这个词的角度来看,总是意味着一种典型地由于应用了某些投入而得到的结果,这种结果符合经济参与者的预期。许多理论家,特别是那些应用“经济”,假设的理论家,还要求均衡的其他条件,使每个参与者实现正确预期的最优化。但不管怎样,前一种条件,即正确的预期.看来是均衡的基本特征,至少在传统上使用这个词时是这样。因此,经济均衡的定义与物理均衡的定义不一样。钟摆的静止或减幅摆动状态既不属于经济均衡,也不属于经济不均衡,就因为钟摆没有任何预期。
中文名
经济均衡
外文名
Economic balance
具体分析
看作为现有问题处于均衡的状态
相关理论观点
动乱的预测也会影响现行的价格
先驱者
缪尔达尔(Myrdal)和哈耶克
概念出现背景
两次大战期间经济理论的背景

具体分析 编辑

然而在初次应用均衡思想时,把某种静止看作为现有问题处于均衡的状态,这是很自然,很明显的。毫无疑问,如果均衡指的是资本或难以区别的事物的推力和拉力“相等”,这个词的起源就是事物在静止状态时存在的力量平衡。但是也可能存在着一系列位置,每一个新的位置上有一种新的平衡。没有理由可以说明.均衡只存在于静止状态或平衡增长的过程中。一旦人们努力把经济理论扩大应用到均衡移动过程的事例上来,均衡意义中所包含的预期性就变得明显了。

相关理论观点 编辑

在这方面,缪尔达尔(Myrdal)和哈耶克( Hayek)是先驱者。缪尔达尔在1927 年论述定价和预测的著作中(用瑞典文写的),谈到在动态分析经济现状时出现的双向相互依存问题:现在的动乱影响列将来的价格.而对将来动乱的预测也会影响现行的价格。哈耶克在1928 年(用德文写的)一篇论述他称为时际均衡的文章中,把时际贸易和国际贸易( 或跨空间贸易)进行类比:两件同样的东西在两个不同的地方或不同的时期里,其价格通常是不相同的,虽然这两件同样的东西的价格可能一齐提高或降低。林达尔(Lindahl )在1929年(用瑞典文写的)文章中,研究了所谓第一个关于时际均衡的数学模型。米尔盖特(Milgate )对这篇文献作过评述(1979 年)。

英语国家迟迟才接受新的研究方针 编辑

凯恩斯( Keynes)在1936年写的《 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中郑重其事地谈到,在就业不足方面存在着一种不明显地移动着的均衡。他认为,对工资下降和价格下降的顶期使得经济萧条更加恶化。这个观点表明他己有了预期的均衡概念,但他一点没有谈到他所谓的均衡是什么意思,所以他的观点的性质和基础都是不明确的。1939年,希克斯(Hick)用英语撰写的《 价值和资本》 首次论述了时际均衡这一新课题,并且明确地从预期的角度来处理均衡问题。希克斯阐明了分析家和经济行为者为寻求均衡而必须解决的分析性问题:鉴于未来内生的变量(例如下一个时期的价格少对公司和家庭目前行动的依赖,以及这类行动对未来变量的预期的依赖,那么,什么样的预期能使实际结果与预期相符合呢?因此从数学角度来看,均衡的不动点特性具有人情味的即真正实际的解释。人们可能不无幽默地说,钟摆没有经济均衡,因为它的动作与表演空中飞人的杂技艺术家的动作不同,并非是预期的函数。

战后时期均衡概念出现的背景 编辑

与两次大战期间经济理论的背景大相径庭,在以冯诺伊曼(Von Neurnann )和莫根施特恩(Morgenstern)为始祖的对策论中,均衡这个词用来为两个或两个以上策略上有互动关系的对策者对政策或对策提供理论上的解决办法。如果该模型假定所有对策者的行为最优化,即预期效用最大化,就象对策理论家的模型所假定的那样,均衡必定具备如下的特征:没有一个对策者能够独自作出完善的行动。但是在这个特征背后有一种基本的特性,即每个对策者已正确地预期其他对策者的策略,因此尽可能使自己行动最优化,使结果符合正确的预期。60 年代末,均衡概念开始植根于非古典市场。
一个国家的经济中也可能拥有这样的市场― 人们也许会想到劳动市场或租房市场― 在那里,尽管信息垂手可得,但确定工资或租金的人不得不作出有一定持久性的决策(不管期限是否很短).而且事先他不知道其他公司有否类似的决策。在这种准瓦尔拉斯市场上,我们可以找到理由一一必定与刺激措施或效率有关― 来说明为什么工资往往超过,而租金往往低于市场出清的水平。然而,如果工资或租金额拟订者对其他工资或租金拟订者在同时或者在任职期内稍晚一些时候作出相应的决定并不感到惊讶,那么,市场将会取得均衡,不然,市场必定出现长期或短期的不均衡。

哈耶克 编辑

因此,哈耶克和其他人在分析时际均衡时,对时际均衡和跨空间均衡所做的类比看来较最初深入了一步。均衡的预期性含义在时际均衡的场合下显得一清二楚,在那里,未来价格一般就是指预期的未来价格,结果在跨空间均衡的场合下.当人们放弃了瓦尔拉斯学说的鼓吹者不切实际的方法,承认其他地方存在着’‘其他价格”,而不是只有一种市场价格,并且预期到这一点,均衡的预期性含义也是自然和必然的了。

在20世纪70 年代 编辑

人们证明了从价格机率分布的预期或预测分配的角度来正式分析均衡的正确性。卢卡斯( Lucas)采取分别对待市场出清地区的办法,分析了一种只有非公共的或当地的信息(后来称为不对称信息),即只有当地价格的模型,使对这些价格的了解用来更新人们对尚不了解的其他地方价格的有条件预测。因此,存在着一种理性预期均衡,即每个人都可能了解并且都会使用对尚未看到的价格的正确的有条件的预期,也就是以获得具体信息为条件的统计上最优化预侧。这是一种有条件限制的均衡。

在考察均衡的意义时 编辑

格罗斯曼(Grossman )曾说过,在希克斯的著作中,“完善的预见是一种均衡的概念,而不是个人理性的条件”。类似的论述适用于统计的均衡及其理性预期的变种上,这具有更大的重要性。均衡模型的经济行为者不只是理性的动物,他们还出色地掌握了知识。关于均衡的假设提出了明显的知识性问题:为什么人们觉得所有经济行为者已经找到了真正的模型?他们如何设法估计并且越来越密切地符合这个模型?从30 年代莫根施特恩到当代的弗里德曼,已经有了一连串的学术思想。他们认为,如果不接受关于不均衡的假设,就别指望能理解经济生活中的重大事件以及日常经济行为。
词条标签:
经济 科技 社会学科